二元期权测评网

友邦外汇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期权知识 > 经验学习 > 正文

无论何时,请学会遵守这三条不容动摇的投资铁律

2017-07-19 16:27admin二元期权测评网

独立思考和行动

上世纪50年代,Solomon Asch进行了一系列的试验,就是众所周知的Asch从众实验,或者是艾氏从众范式。目的是演示个体的选择受群体的影响有多大。一些大学男生参与了简单的感知任务,但重点是,在每次测试中,所有学生中只有一个不是演员。因此,这个测试是为了确定,在群体中,其他成员做出反应时,个体将会作何反应。

每次测试有7个演员和1个学生,但是学生事前不知情。同时,这些演员简要回答问题,答案一致,有的问题回答正确,有的错误。测试包括给参与者看两张卡片。一个是左侧的图像,只有一个竖线,右侧的卡片有三个竖线。参与者必须大声说出右侧的三条竖线中,哪个与左侧的竖线相匹配。

受测者的座位排序是,真正的学生坐在最后,因此,他每次都最后回答问题。

总共18个单独的问题,演员共同给出了12个错误的答案和6个正确的答案。这12个错误的答案被称为临床试验。Asch还对另一个学生进行了测试,观察其反应,但没有演员的干预。他在50个不同场合开展了有演员参与的测试,进行了37次只针对一个学生的试验,这个样本量足够证明答案的正确性。

结果令人吃惊!在没有演员的环境中,没有群体压力,错误率不到1%。然而在有演员参与的试验中,学生回答的错误率达到33%。实际上,75%的学生至少答错一个问题,这意味着只有25%的学生答对了全部18个问题。随后几年,Asch继续进行类似的试验,结果一致:作为人类,我们都受到群体压力的影响。

1972年,Irvin Jarvis提出了“群体思维”一词,他认为群体思维是带来不良、不合理决定的群体过程。Asch Paradigm称,他确定,群体中的每个成员都希望使自己的观点与群体一致。因此,即使那些认为行动不明智的成员,在知道他们不能单独承担责任的情况下,也会跟随集体决定。

这种行为是基于这种心态:群体越有凝聚力,做出的决定就越可能正确。尽管有很多定义,但我认为对群体思维描述最贴切的是:群体以一种阻碍创造力或个人责任的方式做决定,通常的特点是通过过度努力达成一致。

在投资中,我们将群体思维称之为追涨杀跌。分析师被指控采取羊群行为策略,害怕做出相反和离群的假设,但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是错误的。独树一帜的结果可能会让分析师丢掉工作,因此,业内人士都表示“宁可一起犯错,也不与众不同。”

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Robert Shiller认同这种观点。2008年,他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对其与群体思维和羊群行为进行的抗争进行了描述,他说:

“针对房地产和股市发展出现的泡沫,我曾发出警示,但我的方式非常温和,表达这种奇怪的观点时,我也感到很脆弱。偏离群体共识太远,会让人们有被群体排斥的感觉,存在被禁止的风险。”

群体思维在我们生活中的每个领域都有所显现。然而,在外汇投资行业,这是非常危险的,通常让我们无法看清正在进行的投资的风险情况,未经琢磨的钻石似的投资是最不容易被发现。在一个新闻全天候充斥的世界,你应该让自己远离盲从的羊群,明白少即是多。对信息源进行优先排序和简化,但是最重要的是,要独立做决定。

克服情绪温差

在1997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致股东的信件中,沃伦巴菲特提到了传奇棒球手Ted Williams。在《打击的科学》一书中,Ted Williams将打击区域划分为77个,每个区域只有一个棒球大小。他深知,只有当球进入最理想的那个区域再去挥棒打击,才能确保40%的打击率。如果勉强去打击位于最边缘位置的球,他的打击率会降到23%。可见,耐心等待好球出现后发力一击,才是通往名人堂的大道,那些不管青红皂白而胡乱挥棒的击打者,只会迎来一个完全不同的命运。

作为一名投资者,你将意识到“低买高卖”。低买就是等待好打的慢球。尽管这种方法符合逻辑,但通常被忽略。一些人认为,这过于简单化,首先,高和低的定义可以有不同解释。

对于技术交易者,低点可能意味着在52周低点反弹时买入,或者完全相反,在价格突破52周高点时买入;对于基本面投资者,可能意味投资一家公司,这家公司股价已经因利润低迷而下挫,但已经开始实施扭亏为盈的战略,或者是这家公司宣布收入创纪录,但是有更好的增长前景。

尽管不是市场择时的支持者,巴菲特还是表示:

“投资者应该记住,兴奋和费用是他们的敌人。如果他们坚持尝试参与交易,应该在其他人贪婪时恐惧,在其他人恐惧时贪婪。”

虽然等待好打的慢球在理论上是容易的,但理论和实践间的差距可能很大。然而,当市场处于低位时,媒体等机构的负面消息通常都是最响亮的。因此,进行长期投资变得更加困难。

这些自控问题的出现是因为人们低估了唤醒(热态)的影响,行为经济学家George Loewenstein (1996)将其称为冷热情绪温差。在冷态下,当我们受到热态影响时,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欲望和行为将被改变多少。因此,关于环境对选择的影响,我们的行为的相关反映存在一定程度的失真。

对于那些看过高尔夫电影《锡杯》的人来说,你应该能够认同我的说法。在电影中,Kevin Costner饰演的角色在美国公开赛中准备打最后一洞。果岭的前面有一个很大的湖,只需5杆就进入延长赛,他的球童Romeo递给他一个铁杆,并告诉他,用一记短铁过水,然后达到果岭,让自己有机会4杆进洞,最终获胜,但是保证5杆就会进入延长赛。

这是合理化的建议。

然而,Costner的唤醒状态让他想要拿出木杆击球过水,在当时当地获得喝彩声。他屈服于这种热态,最终将很多球打入湖中,打了12杆,毁掉了获得垂涎已久的知名奖杯的机会。

情绪温差无疑是很难克服的,但并不是说无法客克服。

在荷马的叙事史诗奥德赛中,奥德修斯面临塞壬和她们不可抵抗的歌声的危险。他保持合理的冷态,奥德修斯命令其船员用蜡封住耳朵,这样他们就不会受到妖音的诱惑。他还要求船员将其绑在桅杆上,这样,在音乐让他进入热态时,他就可以倾听音乐,但是能够克制自己,不屈服于诱惑,从而驾船靠近。

那么你会怎么做呢?

首先,将你的耳朵用蜡封住,或者封住你的眼睑,这不太实际,也不可取(尽管有时候我听到人们对媒体如此着迷,我就想,是否应该采取某种极端的举措)。相反,一个更佳的方式是设计你自己的方法,开发已经取得经过验证业绩的投资系统。因此,当不同的决定出现时,情绪因素可以被移除,情绪温差可以被避免。

如果有一件关键的事能够区分我们所在时代真正伟大的投资者和交易者,那么一定是克服情绪温差的能力。

让盈利交易继续,尽快止损

对于读过关于传奇投机者Jesse Livermore的《股票作手回忆录》的人来说,你将清楚地意识到,一旦采取行动,就静观其变,这一点至关重要。关于坐观其变,Livermore让其盈利交易继续运行。以下是该书第五章的摘录:

 “在华尔街混迹多年,亏损并盈利了数百万美元后,我想要告诉你:我从来都未想过要赚大钱,而是一直静观其变……可以保持正确,而且能够坐观其变的人不多。我发现,最困难的事情之一是学习,但是只有当一个股票作手坚定地把握这一点后,他才能赚大钱。”

Livermore书中其他有价值的信息都与无需一直在市场中保持正确的重要性有关。有太多投资者认为,想要成功,就必须确保将近100%的准确率,但是这是一种天真的想法。确定投资机会仅仅是个开始。第二阶段是,对投资进行管理,将盈利交易留下,但要尽快砍掉亏损交易,而且要在亏损积累、以致于对总体投资组合产生重大影响之前。换句话说,这是对提供真正投资回报的头寸的管理。

因此,有时候,我们评估的将是一个好打的慢球,提供优秀的价值,而不是价值陷阱。迅速关闭亏损交易的规则是使投资者能够避开可能对投资组合产生回报带来不利影响的交易。

另外,在理论上,这一理念似乎不太困难。谁想要阻碍第一次上涨50%,之后是100%,500%,甚至更高的投资组合呢?另一方面,谁想要看到他们的投资组合下降10%,之后是20%,50%,甚至更大幅度下降呢?

不幸的是,这样的交易者相当之多!

有人认为,原因是投资者经受的确认偏好。就是说,一个投资者专注于确认其理念的信息,而同时忽视其他事实或事件。因此,随着投资价格下降,他们仍坚持对前景的最初评价。一厢情愿的想法、有限的处理信息的能力,这两点都是解释确认偏差的原因。

因此,投资者需要记住John Maynard Keynes的一句话:当情况改变时,我改变想法。你是怎么做的呢,先生?

投资者倾向于持有亏损交易(除纳税原因外)是与亏损厌恶的偏见有关。1979年,Kahneman和Tversky提出一种称之为前景理论的理念,这生动地解释了偏见。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向研究对象提出关于风险偏好和亏损厌恶的问题。

例如:

1、你有1000美元,你必须从以下选择中挑选一个:

a.50%的机会盈利1000美元,50%的概率不赢不亏。

b. 100%的机会获得500美元的盈利。

2、你有2000美元,你必须从以下选择中挑选一个:

a.50%的概率亏损1000美元,50%的几率盈亏平衡。

b. 100%的机会亏损500美元。

对于两个问题,回答者给出的具备逻辑性的答案是“a”或“b”。对于两个问题都选择a的人,有50%的几率带着2000美元离开,有50%的概率带着1000美元离开。而选择b的人,无论怎么样都是带走1500美元。

相反,他们的研究显示,大多数人在第一个问题上选择b,第二个问题选择a。得出的结论是,人们愿意以合理盈利水平了结交易,即使他们有机会盈利更多。然而,当有限制亏损的机会时,他们更愿意拥抱更大的风险。

不用说,这条规则也有其弊端。你应该让盈利交易运行多长时间?是什么确定一笔交易为盈利交易,又是什么确定亏损交易?你该何时关闭亏损交易?这又归结于你的个性化定义以及你部署的管理流程。

例如,你可能部署一项策略,每年重新平衡。因此,你要让盈利交易运行12个月,而对于任何在此期间下跌10%的交易,都要选择关闭。无论每个个别策略的差异多大,目标都是相同的:尽快识别并消除亏损投资,而使盈利仓位继续运行,带来回报。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