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元期权测评网

友邦外汇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行业知识 > 外汇局动态 > 正文

绿色金融顶层设计落地 绿色公司债专辟“绿色通

2016-11-07 13:46admin二元期权测评网
绿色金融议题不仅首次亮相今年G20舞台,在多部委的“合力”推动下,实质性的发展举措也出台。央行、财政部等七部委8月31日发布《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令我国成为全球首个建立较完整绿色金融政策体系的经济体。
  其中,作为撬动绿色产业发展的重要资本工具,绿色债券已在我国迅速生根发芽。2016年以来,我国绿色债券市场快速发展,目前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市场。而今年3月份刚试点的绿色公司债迅速“落地开花”,其发展态势引人关注。
  在仅仅5个多月的时间里,已有5单绿色公司债券及1单绿色资产支持证券(ABS)通过审核,成功发行并在上交所上市,发行规模约134亿元。此外还有多单绿色公司债或ABS已完成受理,目前正在积极推进中。
  8月16日,中国节能发行的30亿元央企首单绿色公司债,创下非金融企业发行同期限绿色债的历史最低成本纪录;8月30日,60亿元中国三峡集团绿色公司债,规模创下了绿色公司债的最高纪录,其中,10年期品种创下非金融企业同期限公司债的历史最低发行利率。
  在绿色金融体系顶层设计出台后,绿色公司债的下一步发展更值得期待。记者获悉,上交所已对绿色债专门开辟了绿色通道,加快审核效率,同时,未来有望进一步引入中长期投资者和专业绿色投资者,从源头降低绿色发行人的融资成本。此外,绿色公司债板块和绿色债券指数也有望适时启动,扩大绿色债券市场的影响力。
  绿色债券试点品种“百花齐放”
  “我们这单绿色ABS走的是绿色通道,从申报到拿到无异议函,仅用了6天时间。”农行公司与投行业务部高级经理阚纯斌告诉记者,农行是“农银穗盈—金风科技风电收费收益权绿色ABS”的项目安排人,这笔绿色ABS的审核效率较高。
  上周,金风科技发行的上交所首单绿色ABS成功挂牌上市,发行规模共计12.75亿元,分为5档,加权平均利率仅为3.98%,较同期银行贷款基准利率下浮16.22%,创下非金融企业ABS发行利率新低纪录。
  与普通公司债不同的是,绿色公司债的募集资金必须投向绿色产业,用于绿色项目的建设、收购、运营与再融资。记者获悉,相比普通公司债,目前上交所对绿色公司债的审核更快捷,为绿色公司债开辟了专门的“绿色审核通道”,配备专人对绿色公司债券或绿色ABS进行审核,以提高其上市或挂牌效率。
  上交所债券业务部相关业务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以可再生能源发电、污水处理、垃圾回收利用等为代表的绿色行业,具有现金流持续稳定的特征,较为契合ABS对于基础资产现金流的要求,适于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加之今年5月证监会首次发布资产证券化业务监管问答,明确提及积极支持鼓励绿色环保产业项目通过资产证券化方式融资发展,故上交所对该项目的推进给予了大力支持。
  不仅审核高效,这单绿色ABS也是国内首单由国际知名绿色认证机构进行“双认证”的绿色固定收益产品,体现出绿色公司债市场的高标准。上交所相关人士表示,上交所的目标是打造一个与国际标准接轨的、高质量的绿色债券市场。今年试点开展以来,上交所一直在努力发掘既有资金需求,又具备良好“绿色资质”的潜在发行人。
  今年3月16日,在证监会大力推动下,上交所正式发布了《关于开展绿色公司债券试点的通知》,启动了绿色公司债券试点工作。短短数月间,上交所的绿色债券试点品种“百花齐放”,已覆盖普通公司债券、ABS、可续期公司债券、熊猫公司债券等各种产品类型。目前,上交所所有的绿色产品均以G(Green)开头的上市简称进行统一标识,便于投资者识别。
  “声誉效应”激励绿色债券发展
  “金风科技作为风电行业的大体量企业,我们觉得有责任和义务推动绿色金融的发展,让绿色金融市场逐步被市场所关注。”金风科技总裁王海波对上证报记者坦言,其实金风科技本身是有能力拿到项目贷款的,但仍多次尝试发行绿色债券,主要是希望做出一些示范效应,从而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作为国内风电行业龙头企业,金风科技被认证为“纯绿”发行人,去年就已成为首家在境外成功发行绿色债券的中国企业,当时获得近5倍的超额认购,显示境内外投资者对其高度认可。
  一些市场人士将绿色债券比喻为“情怀债”,也从侧面反映出其所产生的环境效益。根据评估,在金风科技这单ABS项目的5年存续期内,共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约240万吨,相当于节约标准煤85.8万吨;长江三峡集团绿色公司债券三座募投电站运营后,预计可每年节省标煤约4568.4万吨。
  但单靠“情怀”来发展绿色债券或难以持续。在王海波看来,除了情怀,发行绿色债券实则有利于大幅提升整个行业产业链的融资环境。
  “作为一家民营企业,我们深刻体会到,和我们合作的很多中小民营企业,在其发展过程中面临融资难的困境。”王海波透露,金风科技一些供应商年利润能达到5000万至6000万,但融资成本却高达到9%至10%,最终高昂的融资成本实际还会转嫁到金风科技身上。在这一背景下,金风科技成立了专门团队,帮助供应商做供应链融资,也希望更多的行业内企业能运用绿色债券进行融资。
  记者了解到,金风科技在新疆生产与安装风力发电机组均优先使用本地产品,带动一批本地企业迅速发展,众多上下游内地企业也选择落户新疆。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新疆风电产业产值约达400亿元,金风科技自身创造产值约占其中25%,吸引的上下游企业创造产值也占约25%。
  央行副行长陈雨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实践表明,声誉效应可以激励绿色投资。一些绿色投资者,包括今年以来的我国绿色债券发行人,在追求商业回报的同时,也收获了良好的社会声誉。重视“声誉”的、负责任的投资者正在增多。《指导意见》在政策层面鼓励金融机构和企业开展绿色投融资,会得到积极响应。
  绿色“金主”仍需培育壮大
  对于投资者而言,在购买绿色债券前,一个经常困扰的问题就是,投资绿色债券和普通债券有何区别?一些投资者坦言,目前绿色债券的利率优势并不明显,绿色债券在国内仍处于起步阶段,被投资者全面接受还需时日,绿色债券的投资者群体仍需培育。
  浙商证券投资银行总部执行董事周亮对上证报记者表示,从其承销的首单交易所绿色公司债嘉化能源来看,在推介过程中确实花费了一些功夫,希望在培育投资者方面,政府会有相应的优惠政策出台。可喜的是,《指导意见》不仅鼓励养老基金、保险资金等长期资金开展绿色投资,也明确提出中央财政整合现有节能环保等专项资金设立国家绿色发展基金,同时鼓励有条件的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共同发起区域性绿色发展基金。向社会各界发出了政策层面支持绿色投资的积极、重大的政策信号,有助于提振投资者信心。
  同时,陈雨露也提到,通过再贷款等措施来支持绿色信贷和绿色金融发展。广义上理解“再贷款”,既可以是央行给商业银行利息较低的贷款,也可以是支持商业银行购买绿色债券或绿色信贷资产支持证券,也可以是抵押补充贷款。此外,《指导意见》还特别提出要逐步建立和完善上市公司和发债企业强制性的环境信息披露制度,以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对绿色投资构成的制约。

分享到: 更多